FANDOM


2006年九廣鐵路公司高層人事風波,部分傳媒稱之為九鐵兵變「倒田風暴」「逼宮」,是九廣鐵路公司在2006年3月發生的高級行政人員人事變動事件。

背景

九鐵管理層的官僚管治文化及對外欠缺透明度的處事態度,過往一直為人詬病,經常被公眾批評是「退休高官俱樂部」和「獨立王國」。九鐵公司主席及行政總裁以往由同一人擔任,鑑於鐵路網絡日益擴大,乘客量日增,公眾對九鐵服務的期望亦越來越高。

2001年時特首董建華決定把九鐵主席及行政總裁的職責及職能分開,使兩者能各司其職,互相輔助及制衡,務求令策略性規劃及日常鐵路營運均得到充分關注;在平安夜宣布委任田北辰為九鐵主席,任期兩年[1]。九鐵行政總裁楊啟彥表示,田北辰將獲九鐵全力支持。

至於黎文熹可說是九廣鐵路私營化的開國功臣,在1983年九鐵脫離政府成為公營機構時加入九鐵,1991年獲委任為財務總監,2000年獲委任為財務及管理高級總監,甚得行政總裁楊啟彥器重。

2003年楊啟彥退休,九鐵原本打算全球公開招聘新行政總裁;但當時政府為了解決財赤,急忙推行兩鐵合併。九鐵董事局決定擱置招聘,由黎文熹暫時署理行政總裁一職,2003年10月底生效[2]。結果一署理便是兩年,2006年1月黎文熹曾在立法會上公開抱怨署理職位令他的工作受很大掣肘。

起因

事件源於2006年3月10日九鐵署理行政總裁黎文熹連同5名總監(運輸高級總監李殷泰、新鐵路工程高級總監李鏡權、物業總監林濬、財務總監李振邦及人力資源總監簡金港生)與19名總經理聯署三封信予董事局,指控主席田北辰獨攬大權,令行政總裁無法執行職務。

署理行政總裁黎文熹首先在當日上午去信董事局,陳述公司管治出了問題,主席與行政總裁之間權責不清,指田北辰在九鐵內「管得太多」、「要求透明度過高」和「過多問責」,為前線員工帶來巨大壓力,並在信中明確表示「無法有效地跟主席為公司利益共事」。黎文熹接着與直屬5名總監會面,5人之後聯署信件予管理局聲援黎文熹,表示「堅決站在署理行政總裁的一邊,並將毫不猶豫地跟他共同進退 」。

至下午,黎文熹與總監們會見了19名總經理,然後總經理們又聯署了一封信給管理局,表示支持黎文熹。之後各總經理分別向下屬傳遞聯署信,向全體五千員工收集簽名,要求員工簽名支持黎文熹,最後管理層爭取了半數約3000名員工聯署支持。

峰迴路轉

風暴爆發24小時後,行政長官曾蔭權緊急召見九鐵主席田北辰,田表示在上午已向行政長官遞交辭職信,並由行政長官決定其離職日期。

田北辰宣布辭職6小時後,黎文熹會見記者,重申其行動是對事不對人,並無要求田辭職。黎表示認同田的改革理念,但認為落實改革時,須平衡透明度、專業判斷、問責及員工支持。九鐵車務員協會主席劉彩紅認為,田北辰將透明度及新文化引入九鐵,如管理層不滿主席處事風格而逼令其辭職,會影響員工士氣及九鐵的專業形象,而且九鐵與地鐵正商討合併,主席辭職會影響九鐵議價能力。

隨後九鐵董事局成員於3月14日舉行特別會議,商討九鐵主席與管理層紛爭的解決方法。另一邊廂,20名有份簽署信件支持黎文熹的九鐵總經理和部門主管到場,在董事局會議舉行地點隔壁的會議室舉行記者招待會,公開表明支持黎文熹,作為發言人的市務總經理黎啟憲表示,田北辰離開九鐵是解決問題的可行方案。

九鐵主席田北辰出席董事局特別會議後,並無透露其去留問題,只表示會議氣氛良好、有建設性。行政長官曾蔭權表示,一向支持田北辰帶領九鐵維持高透明度、高負責性的運作。就董事局處理有關問題時,出現其他人事及紀律問題,他認為事態嚴重,已責成董事局盡快以不偏不倚的態度嚴正處理。

結局

黎啟憲在記者會中發言,被指是「晒馬」事件的領導者,起帶頭作用,即時被終止合約;其餘19名總經理和部門主管則遭書面警告,如在一年內重犯便會被解僱;但5名總監則沒有被追究。[3]

至於事件主角黎文熹,為體現高度問責,已於2006年3月16日向管理局呈辭,但會留任至管理局物色合適人選後才離任,確保公司正常運作和工作順利交接[4];政府隨即委任詹伯樂出任九鐵行政總裁,任期一年[5]。黎文熹最後在同年5月離任,獲得110萬元任期終止費,另外既有薪金及等同獎金的浮動薪金也有317萬元[6],風波終告一段落。

詹伯樂1934年生於英國,65年來港定居,任職保華建築公司多年,參與本港多項大型基建工程;91至95年間曾出任港英時代工務司,負責推行新機場工程;離開公務員隊伍後隨九鐵前行政總裁楊啟彥加入九鐵,出任新鐵路工程高級工程總監,年薪達572萬元。[7]

後話

黎文熹在兩鐵合併之後的一星期,發表了報告文學「九天風雲」;講述是次兵變事件來龍去脈與一些鮮為人知的內幕。

註釋及參考資料

外部連結